真假

很多人都真假知道,传世名画《富春山居图》被分成了两段。现今,一段在台北,一段在大陆。你可否知道,这幅画还有另一个版本? 《富春山居图·无用师卷》 先说一下真迹,《富春山居图》是元朝画家黄公望在晚年用了七八年时间才完成的一幅作品,是黄公望为一个叫无用师的人所绘制的,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,全图用墨淡雅,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,墨色浓淡干湿并用,极富于变化。此画线先由无用师珍藏,明朝末年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,吴洪裕极为喜爱此画,甚至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,险在吴洪裕的侄子从火中抢救出,但此时画已被烧成一大一小两段。前段称《剩山图》,现藏浙江省博物馆;后段较长称《无用师卷》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。 现在说一下另一幅《富春山居图·子明卷》。 大清乾隆十年,公元1745年,有一幅名为《富春山居图》的画被征入宫,热爱书画的乾隆皇帝见到后爱不释手,把它珍藏在身边,不时取出来欣赏,并且在6米长卷的留白处赋诗题词,加盖玉玺。没想到,第二年,也就是1746年,他又得到了另外一幅《富春山居图》。两幅《富春山居图》,一幅是真,一幅是假,可是两幅画实在是太像了,真假难分。 其实,此前弘历已经得到了那一卷《富春山居图》,也就是那幅最著名的假《富春山居》,后世称之为子明卷。在专家看来,子明卷仿制的漏洞并不难发现,但乾隆帝的书画鉴赏水平并不足以看出这些漏洞,就这样,赝品被乾隆误作真迹,为此他还特意请大臣来,在两卷《富春山居图》上题跋留念。来观画的大臣无一例外地歌颂了皇帝热爱艺术、不拘泥真伪的广阔胸怀,可谁也不敢点破:这幅画它本来就是真迹。 乾隆对此画宝爱有加,近乎痴狂。最后,他把画上题跋到几乎填满所有空白,创造了中国历史上同一人在同一画中题跋最多的记录。 《富春山居图·子明卷》上的乾隆题跋 不管乾隆帝对这幅画的鉴定结论何等荒谬,赝品《富春山居图》被他视若珍宝,五十余年来题跋五十五次,也算是价值连城了。 我们庆幸的是,被乾隆帝认为假货的《富春山居图》真迹在宫里被静静地存放了两百多年,免于破坏。《子明卷》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,是我们研究乾隆书法演变与生平故事的一手资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