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工的价格

一个孩子值多少钱 作者:李伯通 人类是如此忘本的生物,以至于我们如今在微博上肆意调侃“捡肥皂”时,早就把40多年前,美国防暴警察用警棍伺候同性恋的场景忘在脑后。同样,前两天,当媒体曝光了深圳工厂雇佣童工的场景时,各路微博英豪愤而喷之——“祖国的花朵怎能就这样被摧残?!” 然而,如今被视为纯洁而神圣的儿童,就在不太久远前还是可以计算成本的劳动力。 1769年,瓦特改造了蒸汽机,随后工业时代到来,一切劳动力的价值都有了兑换成为价格的可能,原本在经济上无用的孩子们,也突然变得有用起来。 19世纪每八个孩子中就有一个被雇佣,这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。19世纪末,工厂老板敞开大门欢迎“敏捷的小手指”来操纵“巨大的节省人力的机械”。1870-1900年间,美国新增了100万童工。正如今天在中国的“富士康”流水线上发生的一切。 当时,孩子往往是家庭的第二工资提供者。1896年,一个7岁的女孩意外死亡,孩子的父亲表示需要孩子赚钱补贴家用。法官根据从她死亡开始到她成年期间,她所能提供的劳务所得减去她维持生活所需的费用,最终得出的赔偿金是1000美元。没错,孩子是有价格的。 然而,为何在之后不到30年的时间里,美国的儿童权利瞬间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?是否真如媒体所说:某摄影师走遍美国拍摄下一组美国童工在极其糟糕的环境下为工厂、牧场工作的图片。这组令人震惊的图片使美国蒙羞,由此改变了美国童工保护法blablabla…… 错了。 任何想用道德挑战社会结构的举动都堪称愚蠢。美国童工的迅速消失,不是因为大家良心发现,也不是因为政府立法,而是因为那符合经济规律——童工发生率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有极强相关性。 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千美元时,童工现象就会自然消失。美国1938年才禁止使用童工,只因当时其人均收入水平已经超过5千美元,家长不必再靠孩子打工也能吃饱,而不是道德诉求之功。 因此,在美国,几乎可以说孩子“不值钱”了,因为他们的确是无价之宝。1961年,美国法庭作出了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,拒绝扣除养育一个7岁孩子的成本,也不把孩子可能提供的劳动所得作为指标,因为“这种冷血的扣除,会把一项不可弥补的损失变成‘货币的得失’”。 反过来说,如果某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GDP不到5千美元,出现童工就再正常不过。不论国家如何立法,媒体如何曝光,微博网友如何痛心疾首(当然,除非有人把这些孩子的生活费全负担了),孩子们还是要出来打工的。 比如在埃塞俄比亚,10-14岁的儿童中工作的有42.3%,人均年收入约在110美元左右,突然禁止童工会对很多家庭生活产生重大影响,即便是较富有的印度、巴基斯坦等国一下子取消童工也不是个好主意;在印度的实地研究人员报告说,一些地区是如此贫穷,以至于最佳政策是允许儿童在上学的同时也做一些工作,做些工作、挣些钱是儿童上的起学的唯一途径;近年来在秘鲁的研究也趋于证实这一观点。 如果政府和社会强行禁止童工,则后果并不太妙。孩子们只有两种选择,要么挨饿,要么到地下工厂去做更可怕的工作。 在孟加拉国,大约有3-5万名儿童在生产出口产品的纺织厂工作(主要是女孩)。1993-1994年,美国零售商要求禁止童工生产。为了保住订单,这些儿童被赶出工厂,由于贫困依旧,这些儿童的大多数被迫转向卖淫和焊接之类的高危行业。如同被开除的职员,他们的生存处境瞬间变得十分危险。 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说,他将会继续购买包含非洲童工劳动的产品,因为他的不购买行为可童工的价格能使得一个非洲童工死去,而他的购买则可能使得这个童工得以活在人间与地狱的边缘。 罗胖曰: “富裕”和“公平”,似乎是两个可以兼顾的发展目标。 但是人类历史上,似乎从来没有成功兼顾的先例。 也许真实的逻辑是—— 公平仅仅是富裕的结果。 就像总有人说,“在环境问题上,我们绝不能走西方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。” 但现实总是告诉我们—— 发展永远是治理的前提。 喜欢这篇文章,请点击右上角“三个点”按钮朋友圈,截图发微博参与话题#罗胖的365天#并@罗振宇,发表你对这篇文章的评论吧! ====联系我们==== 【文章投稿】邮件标题:投稿+文章标题,发送至dushuren@50ren.com。投稿一经采纳,文章的传播权也被认为是授予我们哦。 【咨询建议】发邮件至luojisiwei@50ren.com 《罗辑思维》第二季第9期《倭寇真相》播出了。点击页面左下方“阅读原文”观看完整视频,请在WIFI环境下打开。